七星彩走势图一综合板|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图标
您的位置 : 雁塔文明網 > 小說資訊 > 時天古辰煥小說_時天古辰煥小說名字

時天古辰煥小說_時天古辰煥小說名字

今天小編帶來他有一點甜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時天,古辰煥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哈欠兄,他踩他于腳底,蔑視,嘲諷,因為他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爺,而他,只是他花錢雇來的保鏢,人卑命賤。四年輾轉,再次相遇,他成了默默無聞,衣食拮據的平民,而他曾最瞧不起的那個男人,已然站在了權勢巔峰!“你.....你難道是.....”“少爺,你知道我找你多久?呵呵,整整四年!”

他有一點甜

推薦指數:10分

他有一點甜在線閱讀全文

第5章十二萬六!

時天微仰著頭,工作帽下的那張臉全部露出,他望著同樣望向自己的古辰煥,一臉無所謂的模樣,實則也是在跟古辰煥打心理戰,實則古辰煥那雙漆黑銳利卻過顯平靜的黑眸,看得時天有些后背發寒。

時天笑著說出的話,令所有人大為吃驚,特別是經理,因為他沒想到這名員工會連自己老板姓什么都知道,他記得他沒有跟任何說過星辰的幕后老板姓古!

從紅酒碎在地上開始,古辰煥的表情就一直沒有變過,他在時天說完話后,嘴角才揚起一抹細微的詭笑,并抬起頭,不急不緩的走到時天面前,并沒有去望時天,而是很優雅的蹲下身,伸出一根手指,輕蘸了點地上紅色的酒液,然后放在鼻尖,閉著眼睛輕輕嗅息,隨之磁性低沉的聲音緩緩傳出。

“零五年的波爾多,一瓶市價四萬二,你打碎了三瓶,共計十二萬六千。”

話完,古辰煥已經站起,臉上依舊沒什么表情,只是在看到時天聽自己報完價格,臉色瞬間的僵硬時 ,古辰煥就知道,他的目的達到了。

十幾萬對他古辰煥來說,不算什么,他完全可以下手更狠些,制造場意外,讓時天欠他上百萬,這樣,以時天現在的處境,必然就可被自己一次逼入絕境!

但古辰煥不會這么做!四年翻天覆地的尋找,他不能讓自己的游戲,結束在這短短幾天內!

四年前這個男人欠下的,他要讓他用一輩子來償還!至于如何償還?他古辰煥早就在這四年里勾劃的清清楚楚。

“你還有什么好說的嗎?例如,你不想負全責。”古辰煥的聲音冷硬的像部機器,保持著公正嚴明,不參雜任何私人情緒的態度,望著此刻臉色難看的時天,又想起之前時天說話時的傲慢神態,陰冷的笑容在古辰煥心中漫開。

“沒有。”時天抬起頭,與古辰煥冷沉的目光相接,很利索的答道:“我愿意負全責,十二萬六千,我會一分不少的賠給你!”

“那就隨我去辦公室,立張字據吧。”古辰煥說完,轉身離開倉庫,望著古辰煥高大陰森的背影,時天咬咬牙,抬腳跟了上去。

該來的都來吧!只要你不一刀子要了我的命!你古辰煥的招!我時天全部接下!

其余人被周坎攔在了辦公室外,所以偌大的經理辦公室,只有時天和古辰煥兩個人,古辰煥倚在皮質的黑色軟椅上,而時天,與古辰煥隔著一張辦公桌,站著!

“給我張紙,我這就寫欠條。”時天冷冷的望著古辰煥,聲音不冷不熱,但還算客氣,他是受不了這種像是被古辰煥蔑視的感覺,但他還能清醒的認識到,現在的古辰煥,他惹不起。

古辰煥略顯慵懶的舒倚在座椅上,雙手交疊的放于胸前,他不再像之前那樣,刻意的表現出冰冷和對時天的漠然,此時此刻,他毫不避諱的直視時天的臉,并陰笑著。

“我該你叫你什么?楊天?還是時天?抑或是....少爺?”聲音里陰諷的謔意再明顯不過。

“隨古老板高興,您若是喜歡,叫我‘喂’,我也應著。好了,古老板不是要我寫欠條的嗎?不紙筆伺候?”

理性告訴時天,他不該再說出任何挑釁古辰煥的話,可是嘴與意識似乎分為兩個單獨個體,時天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因為強烈的憤怒,和此刻與古辰煥身境相換的巨大落差感!還有,那十二萬六!

因為,他賠不起!

“我很奇怪,你現在的自信從何而來?”古辰煥瞇起眼睛,輕聲陰調,“一個自信的人總有些自信的資本,我很想知道你是靠什么資本這么自信且無畏的跟我說話?”

“古老板,我該打欠條了,今天的工作還沒結束,我還趕著回去呢。”時天面無表情道。

古辰煥的表情,有一瞬的僵硬,放在腋下的手也微微攥緊!這種恍如自演自賞的感覺,令古辰煥很是不舒服。

不過,他不急!

“這筆錢你什么時候能還清?給我個具體時間。”古辰煥冷冷說著,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紙筆推到時天面前,繼續道:“提醒一句,我耐心很差!”

“半年,這是我能承受的最短時間。”時天沒有撒謊,他這四年,做過不少工作,可是他并非人流上層的精英白領,擁有過萬月薪,如今拿的最高的,也不過是剛做了兩個月的,月薪五六千的星辰搬運工。

“半年?”古煥辰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,鼻腔里哼出兩聲陰笑,“你的半年只是周而復始的忙碌,而我的半年,是在揮霍中享受,每分每秒值千金!”

其實古辰煥不是這樣的人,他只是在用這個男人曾對自己說過的話去駁擊他!

時天的臉色果然一變,接下來那句“你根本不缺這十幾萬”也被生生咽了回去!

“你想要我多久還清?”時天清冷的視線垂落在桌面上,一拳緊握在身側,或許從一開始,古辰煥就在計劃著這一刻!

“一個月,沒有商量,到時間還不清的話.....”

“好!”時天打斷古辰煥即將出口的威脅,清清冷冷的說道,“一個月后,我會來星辰找你,帶著你要的十二萬六。”

“不,十二萬就可以,零頭的六千,我就用你這月的工資抵消。”

時天臉色鐵青,他知道古辰煥真正想對自己說的是,你時天這月白干了!

時天咬牙道了聲“沒問題。”,打完欠條后剛準備離開,古辰煥突然陰測測的開口,那是種掌控一切,篤定卻又輕蔑的口氣。

“如果你有一天走投無路,可以來求我,我這里的大門,永遠為你敞開著。”

時天停住腳,卻沒有回頭,“多謝古老板的美意,但我怕求助古老板的門檻太高,進去了,就一輩子都出不來了!”

說完,時天抬腳離開了辦公室!

--------------

當天晚上,周坎便交給古辰煥一份有關時天的調查報告。

“這是時天現在大致生活情況的調查,其余的調查,還需要點時間。話說辰哥,我是真沒想到,時越南那個老家伙居然還活著。嘿嘿,不過活著也是個老廢物,這四年里躺在醫院半死不活的,可把他兒子給拖累死了。”

看著手中的調查報告,古辰煥微微揚眉,心中的部分困惑也算是解開了。

他本想用十幾萬的賠償來試探時天身上到底有多少積蓄,但沒想到區區十二萬六,會讓時天報出半年的賠償時間,這本不應該,四年工作,如果開銷合理,時天身上不可能連拿出十二萬都那么困難!

現在清楚了,時天的父親,那個曾叱咤商界的大亨時越南,患上重病,四年在床,每月醫藥的開銷,幾乎花去時天全部工資。

他有一點甜

他有一點甜

作者:哈欠兄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他踩他于腳底,蔑視,嘲諷,因為他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爺,而他,只是他花錢雇來的保鏢,人卑命賤。四年輾轉,再次相遇,他成了默默無聞,衣食拮據的平民,而他曾最瞧不起的那個男人,已然站在了權勢巔峰!“你.....你難道是.....”“少爺,你知道我找你多久?呵呵,整整四年!”

小說詳情
七星彩走势图一综合板 即时比分 不改料三肖六码3肖6码 2019彩霸王正版免费资料 亿博彩票 幸运飞艇pk10直播视频 龙虎和时时彩骗局 易彩彩票软件 领航智能计划软件pk10 mg游戏平台官网网址 11选五必中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