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星彩走势图一综合板|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图标
您的位置 : 雁塔文明網 > 小說資訊 > 他有一點甜哈欠兄_他有一點甜哈欠兄小說閱讀

他有一點甜哈欠兄_他有一點甜哈欠兄小說閱讀

今天小編帶來他有一點甜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時天,古辰煥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哈欠兄,他踩他于腳底,蔑視,嘲諷,因為他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爺,而他,只是他花錢雇來的保鏢,人卑命賤。四年輾轉,再次相遇,他成了默默無聞,衣食拮據的平民,而他曾最瞧不起的那個男人,已然站在了權勢巔峰!“你.....你難道是.....”“少爺,你知道我找你多久?呵呵,整整四年!”

他有一點甜

推薦指數:9分

他有一點甜在線閱讀全文

第1章楔子

------------------四年前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懶洋洋的倚在雕刻精美的軟椅上,絕俊的少年手撐著額頭,神色悠然的望著跪在自己面前,垂著腦袋,不斷顫抖的男傭。

憤怒?不!為這么一個偷了東西的下賤傭人動怒,不值!富在窮前盡顯高貴,窮在富前自卑自賤,這種富與窮的樂趣,他時天得優雅玩弄。

柔和的笑顏漫開,像條溫柔的毒蛇,時天慢條斯理的抬起一只腳,用腳尖墊住男傭的下頷輕輕抬起,望著那張驚恐濕潤的眼睛,時天皺著眉,憐聲道:“嘖嘖,真可憐,怎么嚇成這樣?我這還沒懲罰呢。”

“少..少爺,真不是我拿的,我..我打掃完房間就出來了,真沒看見您的那根項鏈,求求您放過我吧....求求您...”男傭再次連磕了幾個響頭,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。

“唉。”好看的眉毛緊鎖著,時天故作無奈的嘆了口氣,“這么說的話,你是不打算交出來嘍?”

男傭跪在地上,開始一個勁兒的磕頭求饒,他知道,若是時天將他論為竊賊處理,怕是不會將自己送警,而是直接動用私刑,將自己打殘,甚至,打死!

這位性情惡劣,跋扈專橫的少爺,惹人憎,遭人恨,但他父親是一方財團霸主,所以他是富流社會里的驕子,錯有人擔,罪有人扛,享受著物質社會里的最高豐盈,亦如是靡光璨彩里的惡人,罪惡,卻高貴,他膩煩卻驕傲的接受著四面八方的擁寵,理所當然的用鄙夷嘲諷的目光斜視他人!

時天從椅子上站起,年僅十七歲的他,身形偏瘦卻修長健美,即便臉上少年的稚氣未褪盡,但依舊不見半點陰柔,他很俊美,笑容有著不符合他性情的純真,但他的周圍,似乎永遠都圍繞著用驕傲鑄成的悍墻,像是他自我保護的外殼,有點堅硬,有點冰冷。

“你說我該怎么懲罰他?”時天突然轉身,勾起唇角,似笑非笑的望著一直站在自己身后沉默不語,面無表情的男人。

男人一身黑裝,身形偉岸,筆挺的站著,至始至終神色無變,那張宛如刀削斧劈過的臉,沉冷,凜冽。

“我讓你回答我!你聾了嗎?!”時天臉色微變,聲音沉下幾分,這個男人是他最厭惡的保鏢,他總是用一張面無表情的撲克臉,冷眼看著自己,好像在他眼里,自己只是個散發金錢惡臭的富家惡少。

男人漆黑如耀的雙眸終于微微轉動,淡淡的落在時天的臉上,中沉磁性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起伏,“對不起少爺,我只負責您的安全。”

“哦,是嗎?那你就不想替他求求情?”時天貼近男人,塹著腳,溫軟的鼻息輕輕噴灑在男人頸部,輕聲笑道:“我記上次你受傷,還是這個男人替你上的藥,他對你,可是好得不得了,人都說保鏢最有情義,怎么現在他有難,你連開口替他求情都不愿意?”

時天靠男人很近,所以很輕易的捕捉到了男人眼里猶豫的顫動,他就知道,這個男人并非冷血!

這個世上,有軟肋的人,最容易掌控!最容易,碾壓!

“要不這樣,你抽他一百耳光。”時天的聲音很低,透著惡毒的笑意,瞇著眼睛,笑望著男人,“不然的話,我會把他關起來,活活餓死他!”

時間靜過五秒,沉默的男人選擇走到男傭面前,揮起手,對著那張驚恐無辜的臉,用力的打了下去。

時天重新坐回椅子上,仰倚著,白皙骨感的手指嗒嗒的敲在把手上,懶洋洋的欣賞著眼前這一幕,他能感覺到自己這個保鏢有多不甘心,或許他正幻想著,所抽打的人,是自己的少爺吧。

“你可是我爸高薪聘請來的保鏢,力氣怎么這么小?還是你想維護這個有恩于你的竊賊?”時天歪著腦袋,輕笑道:“奧,我想起來了,你母親重病在床,你除了貼身保護我外,一有空就去醫院照顧他,導致你休息時間很少,呵呵,所以現在提不起力氣是嗎?”

提到自己重病的母親,男人終于不再是雷打不變的神情,他暗暗咬牙,猛力一掌打下,男傭便被他打昏了過去。

只有這么做,才能真正救他!

“暈了?嚯!這么狠啊!”時天再次起身,用腳踢了踢地上的傭人,確定是真昏迷后,才讓其他傭人將其拖出去。

時天手插口袋,一臉無趣的轉身,恰好捕捉到自己保鏢望向自己時,那類似嫌恨鄙夷的目光,如同望著一塊腐臭的爛肉!

他看不透自己這個保鏢,看不懂那濃黑劍眉下,銳利漆黑的雙眸里,到底對自己藏著些什么情緒,他知道有對自己的討厭,至于其他的,他琢磨不透,當然,也懶得去猜測,畢竟這個男人比起自己,人微命賤!

時天大步向前,揮起手,一記響亮的耳光括在男人臉上,獰著臉,憤聲道:“敢這么望你的主人!”

男人低下頭,面無表情的望著地面,沒有說話。

男人漠然的態度令時天更加憤怒,他厭恨,這個男人身上的,那種窮人的,惡心的,骨氣!

------------

幻彩的琉璃燈下,一張通體白玉,雕鏤精美的餐桌上,五顏六色的佳肴擺滿一桌,時天身著一身名貴手工剪裁的白色西裝,慢條斯理的用餐動作優雅的猶如古皇家的貴族。

不知過去多久,時天才微微睨了眼,從用餐開始就一直跪在自己旁邊的男人,那個自己最討厭的貼身保鏢!

印象中,這是男人第一次向自己下跪,因為父親交代不要太過為難他,所以時天從不會刻意逼迫這個男人像其他傭人一樣對自己低三下四。

所以這次下跪,是他自愿的!

“求求少爺,救救我母親,她撐不了多久了!”男人失去了以往那份篤定,頭重重的磕在地上,雙拳緊握,可見對時天做出這種下跪乞求的事情,讓他有多難堪和不甘!

可他不得不來求時天,母親的手術迫在眉睫,可是手術費卻是一筆天額數字,他剛當保鏢不久,手上根本沒那么多積蓄,加上無親無友,毫厘難借,只能來求這個唯一和他有點關系的男人!即便他有多么不愿意!

“那個女人能撐多久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時天挑著眉,“話說我時天憑什么去救一個跟自己毫不相關的女人?難道就因為我有錢?”

“只要少爺愿意拿錢救我母親,我愿意無償為時家做一輩子保鏢!”男人說著,再次磕了個響頭。

時天摸了摸下巴,似乎很認真的思考著,“嗯~聽起來的確是挺劃算的。”

男人抬頭,滿懷期待的望著時天,“少爺的意思是愿意....”

“不。”時天打斷男人的話,輕蔑一笑,“我不愿意!沒有理由,就是不想幫你!”

男人的雙拳幾乎握出咯吱響聲,陰冷的戾氣頓時爬滿冷峻的面龐,他毫不避諱的用著憎恨的目光看著時天,好像要在時天身上生生剜下兩個洞!

看見男人一副恨不得自己死的目光,時天笑的更加燦爛,隨之俯下身,俊美的臉龐靠近男人充滿戾氣的雙眼,低聲笑道:“是不是很想殺了我?呵呵,人卑命賤的東西就是可笑,總自以為是的認為有錢人就理所當然的該去幫他們,就不知道不相干的個體,根本沒義務出手嗎?所以,靠人不如靠己!呵呵,自己想法兒去吧。”

時天輕笑著說完,男人用一種平靜且詭異的目光望著時天,最后從地上緩緩站起。

“少爺的意思是,無論我做什么,都不愿意拿出一筆錢救我母親?”

“是。”時天回答的很干脆,一臉無所謂。

男人突然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了餐廳,管家剛想叫住男人,結果被時天止住。

“他多半是去醫院陪他母親了,不用理會他,去聘請個更優秀的保鏢把他給我換了,我懶的看他一臉陰沉孝兒的模樣!”

“....是!”

吃了幾口,時天的視線不自禁的望向了門口,最后有些不耐煩的扯了扯領帶,指著旁邊站著的,前不久剛被他認為竊賊的男傭,不耐煩道:“去,幫我辦件事!”

------

入夜,時家古歐式城堡般的別墅內無比安靜,幽暗寬長的走廊上,傳來皮靴踩地的嗒嗒聲。

他還沒有被正式辭退,所以這棟別墅,他依舊出入自由。

輕輕推開時天臥室的大門,男人面無表情的來到時天的床邊,一聲不吭的站著,血絲遍布雙眼,攥在身側的拳頭蠢蠢欲動。

該恨這個男人嗎?或許不該!正如他所說的,他憑什么自以為是的認為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應該幫自己。

可是,對那個男人來說,那筆錢只是一次玩樂消遣的小額開銷,如果他愿意,自己的母親也不用死!

這世界上,最疼愛自己的女人不在了,因為他兒子的無能,也因為這個男人的絕情!

男人帶著薄繭的手掌緩緩卡上了時天白皙的脖頸,并一點點的收緊!眼底漫起的殺氣逐漸吞噬著他作為保鏢的理性!

時天最終被驚醒,待他意識到眼前這個男人準備活活掐死自己時,立刻劇烈的掙扎起來。

“你..額...好大的...膽子!來人!”時天怒吼著,將男人強勁的手掌往外掰。

白皙的皮膚因呼吸不暢而微微漲紅,貝扇般的睫毛無助的顫動著,俊美的面容在激烈的抗爭中有著別樣的誘惑。

男人突然俯下身,粗暴的吻住了時天,卡在時天脖子上的手迅速下滑,猛的撕裂了時天身上的睡衣,帶著怒意的大手迅速繞至時天身后。

時天睜大眼睛,難以置信自己居然被一個下賤的保鏢給猥褻了!

房內掙斗的聲音終于將外面的守衛給引了進來,緊接著,男人被電擊,全身虛軟的被沖進來的守衛架著。

“你他媽居然敢這么對我!居然敢這么對我!”時天連吼幾聲,對著無還手之力的男人連打帶踹,又一臉嫌惡的用手大力的摩擦著嘴唇,恨不得擦下塊皮。

母親的去世對男人打擊很大,布滿鮮紅血絲的雙眼逐漸失去光彩,空洞且無神的望著地面,任由時天憤怒的拳打腳踢。

“你他媽不過是我時天養的一條狗!一條畜生!居然敢反咬主人一口!活膩了是不是?!”此刻的時天毫無紳士可言,像條瘋狗。

被打的保鏢至始至終一言不發,他接受著時天罵出的所有極度難聽的話,最后在時天下令要將其關進地下室活活餓死時,男人終于抬起頭望向時天。

那是一張絕俊的面容,高傲與倔強藏在眉宇之間,眼底永遠有著對弱小者的鄙夷和不屑,他是時天,是他古辰煥刻在腦子里,化成灰都不會忘記的男人!

《契子》完

他有一點甜

他有一點甜

作者:哈欠兄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他踩他于腳底,蔑視,嘲諷,因為他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爺,而他,只是他花錢雇來的保鏢,人卑命賤。四年輾轉,再次相遇,他成了默默無聞,衣食拮據的平民,而他曾最瞧不起的那個男人,已然站在了權勢巔峰!“你.....你難道是.....”“少爺,你知道我找你多久?呵呵,整整四年!”

小說詳情
七星彩走势图一综合板 足球单场结果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重新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需要大场地的生意有哪些 pk10送38彩金平台 人工pk10精准计划网址 比分网 江苏快三有没有技巧 彩八彩票com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